信诺知识产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德国专利申请指南> 欧洲单一专利系统是否正走向一个不温不火的开端
德国专利申请
德国外观设计专利
德国实用新型专利
德国发明专利申请
德国外观专利费用
德国实用新型费用
德国发明专利费用
巴黎公约途径欧盟专利申请
欧洲发明专利
欧盟外观专利
欧洲发明专利费用
欧盟外观专利费用
 
 
 
欧洲单一专利系统是否正走向一个不温不火的开端
 

近二十年来,欧盟一直考虑制定单一专利体系并建立单一专利法院。但是即使在欧洲法院裁决单一专利体系和单一专利法院协定是符合宪法规定的之后,包括一些大用户在内的用户仍然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上周在慕尼黑,欧洲专利局(EPO)Premier Cercle组织召开的会议上许多专家表示他们期待一个缓慢的开始。此外还出现了有关未来专利系统公平性的问题。

  来自EPO的Margot Fr?hlinger礼貌地感谢西班牙政府触发欧洲法院的裁决。她说,欧洲法院的裁决解决了新的单一专利体系合宪性问题。Fr?hlinger说:“目前针对单一专利体系以及单一专利法院的合法性问题的讨论已经彻底结束了。”

  Fr?hlinger在近几年是欧洲委员会推动单一专利体系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她非常高兴所有的体系都逐渐步入正轨。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上个月,EPO行政委员会的特别委员会最终就单一专利的收费结构达成了一致意见。对于所谓的“真正顶级4”收费——德国、英国、法国以及荷兰专利局费用的总和——未来的单一专利将在25个欧盟成员国生效。

  金钱问题和政治手腕

  据EPO官员称,单一专利的收费标准模式从上至下依次是“顶级1至顶级6”,目前采用的“顶级4”比许多人预期的费用要高,但也比许多人害怕的费用要低,EPO局长Benoit Batistelli如是说。单一专利将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已签署单一专利法院协议的25个成员国中提供专利保护。

  Batistelli强调专利权人将从降低了70%的收费中获益,并且也不必在所有国家中逐一申请专利保护。

  然而,上述计算却遭到了挑战,因为专利权人大多数选择不申请单一专利,这是因为有时与仅在最大的市场或者几个国家申请经典的欧洲专利相比,单一专利有时更加昂贵。

  专利持有者有机会选择是申请单一专利还是他们目前持有的欧洲专利,并且对于新的专利申请有一个至少7年的过渡期。

  Fr?hlinger说:“我们希望终有一天专利持有者不具有太多此类选择的机会。”她说,另一轮艰难的讨论有望针对单一专利延展费在25个单一专利签署国将被如何分享。

  摆在各签署国筹备委员会面前的工作是制定程序规则以及单一专利法院的收费结构。在程序规则方面,筹备委员会目前进展到第18稿,并且这一稿也许也不是终稿。有关法院收费的公众意见征集将在7月30日结束。

  据筹备委员会主席Paul van Beukering称,单一专利法院最初将拥有签署国委派的30至40位法官。在设立新构架方面到底掺杂了多少政治色彩可以从van Beukering在慕尼黑对专家们说的话中体现出来,即“法官将选举出院长,但是他们必须得先看看候选人的护照。”原因是各签署国已经达成妥协,即单一专利法院的首届院长必须来自法国。薪资——另一个涉及金钱的问题——也仍待解决。

  匈牙利常驻欧盟副代表Oliver Varhelyi说:“除非我们把目标定的高一点,使薪资具有足够的竞争力来吸引高层次人才,否则我们将失去质量。”

  他解释说,薪资问题可能是一个“瓶颈”问题,因为不告知潜在候选人他们的薪资就无法进行单一专利法院的任职程序。在法官方面,据来自英国、法国、德国和瑞士的一个法官小组称,还存在涉及不同专利法传统的问题。杜塞尔多夫高等法院专利参议院的主审法官Ulrike Voss说:“德国法官在禁令方面不拥有自由裁量权。”然而,根据针对单一专利的欧盟法,不存在自动性,法官可能或可能不会授予禁令救济。

  行业的担忧

  来自多个行业的知识产权律师都对新的单一专利系统表示担忧,他们不确定新设立的单一专利法院(未来还会设立一些地方和区域分院)将如何运作。

  对于单一专利的担忧之一是在25个成员国中进行的现有技术的搜索将遭遇更多冲击或反对意见。由于现有技术而失败的专利申请将导致在整个市场丧失专利保护,而在专利权人主要的市场中专利仍将有效。

  西门子的知识产权顾问Karl Georg Aspacher说:“我们通常而言不会都申请单一专利,但是单一专利将成为我们策略的一个组成部分。”做出何种决定的标准是专利的重要性以及对其市场的考量。他说,还需要考虑进费用问题,这得逐案进行决策。

  通用医疗的高级知识产权顾问Catriona Hammer说,对于医药专利,趋势将是选择放弃单一专利。

  Hammer批评了选择放弃单一专利的费用(80欧元/专利)。她问:“为什么不使用单一专利体系的人却要为该体系付费?”Hamm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将提醒欧洲立法者首先关注费用减免问题。她说,欧洲专利体系仍然是最昂贵的专利体系。

  在谈到单一专利法院多语言法官席的不确定性以及呼吁对新体系多一点信任时,Hammer冷冷地指出企业的专利部门不会坐在那里思考如何在未来做的更好,而是会想如何赢得官司。

  United Patents的首席运营官Shawn Ambwani警告说单一专利体制下加强的专利权可能会吸引更多的非执业实体(NPE)或专利流氓去注视着单一专利法院国家或地区法庭的诉讼。

  对公平性的担忧

  EPO特别委员会副主席、斯洛伐克工业产权局局长Lubos Knoth说,如果在最后人们能够取得太多的专利,那么就可能会提出对公平性的担忧,并且这对于创新以及专利持有者而言是件好事吗?

  当被问及他对于单一专利体系最大的期望是什么的时候,Knoth说:“使该体系变得更加公平,你将看到该体系是站在专利权人一边的。这就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慕尼黑马克斯普朗克创新与竞争研究所所长Josef Drexl赞同Knoth的上述观点,他说:“对于较小型的国家、较小型的企业以及所有更加可能站在被告席上的人而言,益处是值得商榷的。”

  与此同时,欧洲法院做出的不利于西班牙的裁决并没有全面解答单一专利法院的合宪性问题,因为欧洲法院宣布未来的单一专利法院不受欧盟法律管辖。将司法权转让给这样一个未能将《欧洲人权宣言》列入其基本协议的机构的做法十分有可能在国家宪法法院遭到挑战。欧洲法院对于单一专利法院协议签署国是否有义务最终批准单一专利法院协议没有做出明确的裁定。

  Drexl还指出德国政府或许在最后不像EPO期望的那样能够快速批准单一专利法院协议,这将导致该体系开始运作的进一步推迟。单一专利法院协议想要生效,不仅需要有12个签署国批准该协议,这12个签署国还必须包括3个最大的专利市场。英国公投以及英国可能退出欧盟的做法进一步使情况复杂化。

  因此,虽然Fr?hlinger预想单一专利系统能够在2016年或者最晚2017年初开始,但是其他人猜测时间可能会更晚,认为在2018年之前是不可能开始的。此外,鉴于部分行业表达出来的谨慎态度,这可能会是一个缓慢的开始,芬兰专利局专利和创新部门负责人Jorma Hanski如是说。

版权所有 ©2014-2018 德国专利网    杭州信诺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秋涛北路83号新城市广场B座1510室